搜索你想要的: 关键字:   
首页新闻中心 最新资讯遭遇抑郁症的90后:我们选择与它正面相处
新闻中心
信息搜索
关键字:
范 围:
 
遭遇抑郁症的90后:我们选择与它正面相处
新闻来源:    点击数:66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1-26 16:44:18    收藏此页
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


文|时尚先生fine 徐沉沉


编辑|呵呵呵




抑郁症可以击垮精神和肉体,某些层面上,它是被污名化的、令人感到羞耻的事情。面对疾病,你是那个能痊愈的人吗?你能接受这样的自己吗?2019 年 6 月,《时尚先生 fine》在北京、成都、武汉三地,寻访了 4 段人与抑郁症相处的经历。故事来自 1990 年-1997 年出生的年轻人。有人起初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,有人找到了重新接受自己的方式,有人的问题至今无解——不是所有问题都有答案,重要的是,仍然有些人没有放弃寻找。在这些时候,抑郁的年轻人也是闪闪发光的。



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在 2018 年得出的数据,全球有超过 3 亿名患者。占总人口的 4.2%。其中,中国抑郁症患者超过了 5400 万名。同时,前不久占据了微博热搜第二名的话题——「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逐年攀升」,又在传递出一种明确的信息:抑郁症正呈现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;世界卫生组织也曾提出约有 1/4 的中国大学生表示有或有过抑郁症症状。


抑郁症,一个现下出现频率剧增的词汇。我们每个人都听说过,但却很有人真正了解它。如果从专业精神分析的角度,抑郁症的定义可以非常复杂。但如果用一句话概括,它也可以很简单:抑郁指的是心情低落的状态,试着放松一下,做一些能够让自己快乐的事情,一般就可以走出这种低落和消沉。但如果靠自己一直没有办法摆脱,那便是抑郁症。


但也正是因为抑郁症总是和情绪二字难以分开,所以至今仍有很多人认为所谓抑郁症,不过是一时的钻牛角尖和脆弱。但事实却是抑郁症并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情绪波动,或是面对变化产生的短暂情绪反应,它有着和其他疾病一样的完整的病理过程,并伴随着极高的自杀率。现如今,抑郁症已成为世界各地的首要致残原因,也是导致全球疾病负担的重要因素。


丘吉尔在形容困扰自己近乎终生的抑郁症时说「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,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。」自那之后,黑狗就成了抑郁症的代名词。狗是人类的伙伴,对于患者而言,抑郁症正是像这样的一个黑色影子,它同时又有着来自动物本能中的攻击性,但同时又不会一次置人于死地,它就躲在一个角落,在不经意间扑向你。


在这次讨论抑郁症的专题中,我们将视角关注于年轻群体。来自学业、工作、感情、家庭等种种因素的变化,让他们时刻处在不稳定的状态中。或许就会在一瞬间,极度消沉的情绪、无法自拔的痛苦就会冷不防给予他们沉重一击,让他们被某种阴影穷追烂打——因为完全的黑暗或许并不可怕,而是那一点光亮做造成的阴影,一个可怕的阴影使人害怕。


同时,我们不试图在这里向大众科普治疗标准和手段,我们更想让作为读者的你,可以试着抛去一直以来对抑郁症或一切精神疾病的偏见;同样,如果从文章出现的人物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,你可以抛弃困扰已久的病耻感,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和你相同的人,相信身边一直有可以求助的途径,相信如果生活的信仰选择对你背过身去,你最终可以勇敢向前一步,和它当面讲清楚。



文越


( 01 )


6 月 14 号,文越约我到华西医院第二门诊部见面。这是医院的心理卫生中心,她带我去看住院环境。


文越过去在 9 层住院,护士站每周五一次病理宣传课,我们去的那天刚好是周五,护士举着麦克风讲遵医嘱的重要性「一定不要自己停药」。病人搬着小板凳来听,有站有坐,穿常服,看上去大都闲适。文越告诉我,8 层住着精神分裂的病人。楼道的门上着锁,透过小窗,里边是空荡荡的走廊和门边的铁栏杆。


我们坐电梯下楼时,她突然说:「如果说我人生里最美好的时光,住院的半个月一定算一段。」然后我们去药店买药,前一晚下了雨,6 月的成都湿漉漉的。


文越 24 岁,职业身份是一家奢侈品店的店员。她很白,杏核眼,凌乱的黑长发配深色口红,有艺术气质,但太瘦了。长外套挂在她身上,走起路来一荡一荡。这是她因为抑郁症就医的第两年零 14 天。她病得挺重,第一次去医院就被要求入院。


华西医院是成都最好的综合性三甲医院,也是文越为了治病换的第三个地方。她讲起住院的经历:入院病人必须有人陪床,初恋每天都陪在身边。那 15 天生活安稳、作息规律,他们下楼散步,偷偷回家遛狗。文越稍有情绪波动马上就能得到医护人员的关心,身边的人全跟她一样,一点都不孤独。成都的夏天很热,记忆中,医院空调吹出的凉风都那么舒爽。


文越意识到自己可能病了是 4 年前的事。那时她在四川音乐学院学播音主持,正为留学做准备。每个周末坐校车去学英语。2015 年 4 月 5 号那晚,回学校的路上,她靠在校车的玻璃窗上哭了,第一次觉得自己肯定病了。因为一切都好:她不愁钱用、在为梦想努力、长得漂亮有人喜欢,还在学校考过第一名。


4 年后的晚上,我们歪在她家的沙发上,她翻到那天写的纪录,一条一条读给我听:


一,我不想和任何人接触。


二,我不想面对这个世界,不想被别人看见,也不想看见别人。


三,什么事情都不想做,但是心里面空虚的非常难受,拖延的非常严重。不想睡觉,不想洗澡,不想干任何日常简单的事情。


五,心里堵。


六,全身无力。


七,就算最亲近的人在身边,也感觉到自己非常孤独。


……


十四,家族病史,大舅双重性格,双胞胎妹妹其中一个自残,还要跳楼。小姨抑郁症十多年。妈妈、婆婆脾气暴躁,还有一个姑姑也是抑郁症。


十五,看到别人确诊抑郁症的症状,自己都有。痛苦的哭了。


……


十八,无法告诉别人我的内心有多痛苦,我的生活有多痛苦,我说了他们都觉得我年纪轻轻矫情。


她有家族病史。小时候听说抑郁症,小姨就是病人。那个年代,外婆对小姨的鼓励是:既然心理上的病,那就用毅力去克服。小姨的病被耽误了,至今需要长期服药。她没办法工作,也没有生育。


文越大概知道病的起因在哪里:她从贵州考到成都念大学,住不惯宿舍,不顾爸妈反对出去租房。作为惩罚,妈妈安排外公外婆搬来和她同住。状态是从那时开始下滑的:外婆用滴下来的水给她洗衣服、熟记课程表催促她放学按时回家……文越觉得这根本不是大学生活。她想象自己成家之前都要和祖辈同住,她压抑极了,天天哭。


她想让外公外婆离开,父母把这看得特别严重。小时候文越特别依赖爸爸,在纸上算她和爸爸的年龄:她 18,爸爸 49;她 19,爸爸 50;写到她 29 岁,爸爸 60 岁的时候就开始哭。那个阶段爸爸发短信骂她「道德沦丧,没有良知」;妈妈打来电话吵架,要和她断绝关系。文越气得全身麻痹。外公外婆离开了,但她心里凉了一截:累,没精力学习。她想去国外追求艺术梦,部分原因是逃离家人。


总页数:1  第  1    页 

上一篇:我们为什么会得上抑郁症?   下一篇:我和抑郁症相伴了数十年——直到我的阿斯伯格诊断解释了一切
【刷新页面】【加入收藏】【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
 
体感音乐™- 沉浸式音乐治疗康复模式 - 体感音波治疗系统【官网】 © 2005-2016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06528号-1
邮件:hsk360@163.com 电话:+86 0755-25115581 13570880178 18926764561 传真:+86 0755-25115581 地址:深圳市龙岗区文化创意产业园区(坪山同乐社区)B栋4楼